中文| English
资讯

朝花夕拾---三亚湾晨思

来源: 编辑: 发布时间:2005-09-27 点击数:3257
                                                       钟俊武

    天亮了,太阳还没出来,左边鹿回头的山顶是一团团发亮的云,右边天涯海角的上空是一层层薄薄的雾。三亚湾的海驯服多了,海面变成了一湾平静的水,带子般低矮的浪轻轻地拂动着沙滩,就象一个慵懒的少妇在轻轻地拍打着熟睡的婴儿。昨晚涨潮时那汹涌的波涛似乎成了只供回忆的往事。
    还没有见到赶海的人来拾贝,只有几个渔民从浅浅的海里拖上一张网,不规则地陈列在沙滩上,虽然没有什么好东西,最多不过是几只虾,几条小得不能再小的鱼,但两三个女人还是蹲在那里,一点点地往下摘着。山依旧是青黛的颜色,山顶那头石鹿已能看出清晰的轮廓,头昂着,不知在想什么。
    凭心而论,我不愿来三亚湾。白天游人如织,骄阳似火,背后的滨海路车水马龙,马达声夹杂着尾气让人心烦意乱,什么都不能想。现在好了,一切还都是这么静,什么都可以想,思绪也放得很开,可左看看鹿回头,右看看天涯海角,总是抹不掉心中那一丝酸楚。先人们一路跋涉来到海边,面对茫茫的南海,虽有东西二岛依稀可见,但仍在海边的巨石上挥动斧凿,极负责任地刻下“天涯”、“海角”、“南天一柱”等并不雄奇的汉字,其意或有少许来此一记的感慨,但更多恐怕是“国人到此止步”的告诫吧!想想就悲哀。再说鹿回头吧,美丽的爱情传说真的那么动人么?我看未必。好几个友人问这个故事,我一次也没有讲过,究其原因,主要还是无颜。不是么?这头象征着黎苗两个民族的神鹿,从琼岛腹地的五指山一路南下,一见到茫茫的大海,神韵顿消,驻足回头,化为一女,与一路追赶它的猎人相依相偎,回到了深山,过起了赤足围猎,刀耕火种的生活,而且一过就到如今。假如先人在石上刻的是“南天通衢始于此”呢?假如神鹿一道霞光腾空跃起,消失在南方海天一色的苍茫之中呢?也许,整个民族的命运就变了,文明富庶的中原人也许就不会以一道长城把生性惯于开疆掠土的胡人拒于国门之外了。
    心酸而且羞惭。
    然而,青山依旧,海浪依旧。海边总会有人来,如我,如三三两两的晨练的人,如身后无数面朝大海的高级公寓的房主们。
    东边的云彩红了,太阳要出来了,海滩上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有体态臃肿,摆出了跑的架式而实际上是走的老人,有身轻如燕,轻风般飘过而不留一丝痕迹的少女,也有开着自购的沙滩电瓶车左摇右摆的少年。身后的滨海路也逐渐喧嚣起来,海滩的宁静与安闲已无法抗拒马达的轰鸣与金属的撞击,这也许就是苏醒的象征吧!于是,游人也来了,或穿休闲服,或着泳衣,无不在领略清晨的海。一个身材匀称,皮肤白皙的清秀的姑娘一步步走入浅浅的海水中,红红的泳裤裹着满月般的翘臀,红红的抹胸托着丰满而半露的乳房,紫色的泳圈随意地悬在纤细的腰间,与蓝蓝的水、白白的浪、红红的衣揉在一起,形成一个简捷而艳丽的色彩的对照。我略显黯然的心一下子明亮起来:
    这是那头神鹿化成的少女么?
    那油黑的长发,黑珍珠般明亮的眼睛,还有那体态、那皮肤、那小心翼翼而又步伐坚定的神态,无不让我心醉:她就是那个精灵!
    她一步步地向海的深处走去,轻轻涌动的海水漫上了她的腿弯,她的丰臀,漫上了她的细腰,她的丰乳……终于,她舒展纤细的玉臂,游起来了,缓慢、无声无息,而又勿庸置疑。她的前方,是茫茫的南海……
    我长舒了一口气。东边的山顶上,太阳撕裂了那块云,炽烈的光倾泻而下,海面顿时翻银涌金般灿烂起来……

@SHENZHEN ENERGY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亚洲城ca88手机版官网有限企业

粤ICP备05010642号-1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